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医美的变革:关注黑医美受害者
首页> IT频道> 产业 公司 > 正文

医美的变革:关注黑医美受害者

来源:光明网2020-10-27 15:4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网讯(记者 李俊男)“33岁,先天唇腭裂,未婚未育,这辈子也不奢望拥有自己的小孩。”对于德阳姑娘罗莉来说,唇腭裂曾是她以为一辈子也摆脱不了的噩梦。从小生活在他人异样眼光下的罗莉,习惯跟人说对不起,害怕给人造成负担。罗莉很喜欢小动物,家里养了一只可爱的小狗,但她基本上只有晚上才出门遛狗,“因为白天出门,大家都盯着我看。”让她觉得最自在的反而是今年,因为疫情,大家都戴着口罩。

  18岁时,她也曾进行过唇腭裂修复,但由于长期唇部肌肉萎缩,导致右侧鼻子下塌,几年后,又继发了术后的唇部畸形。于是罗莉又在朋友的介绍下去了一家小诊所做了鼻子的L型假体填充。但没想到,新填充的L型假体萎缩,让鼻子和嘴唇部位的疤痕增生,罗莉意识到,自己碰上“黑医美”了。

  从求美者变成了受害者,罗莉感觉人生坠入了黑暗。

  在中国,像罗莉这样的“黑医美”受害者并不在少数。2020年发布的《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也显示,国内医美市场黑医美、黑机构、黑医生、黑场所、黑针剂等“五黑”现象突出,合法合规开展医美项目的机构仅占行业12%。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严重威胁,行业亟待强化监管和净化自律。多数消费者投诉报案无门,维权异常艰难,严重影响着他们的生活。

  今年1月,香港已故纺织大亨堡狮龙罗定邦的孙女罗贝儿在首尔市整形医院接受抽脂和隆胸手术后死亡。警方调查发现,手术中作为镇静剂使用的管制药物丙泊酚引发不良反应,现场竟然没有麻醉科医生。

  屡屡发生求美者意外死亡事件给医美行业带来不小压力,尽快建立技术标准成为业内共识,整个行业开始积极寻求“行业自律”,自加紧箍咒、规范医美行业发展成为必然。但对于那些在医美事故中受到伤害的群体,他们的修复该怎么办?

  担起行业责任,新氧发起医美救助公益项目

  对于黑医美而言,加强行业自律是必修课,但对于那些已经造成的伤害,可能还需要依靠公益修复来支持。今年5月,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医美平台新氧联合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起了中国首个互联网医美修复救助公益项目,这也是人们首次把目光聚焦在黑医美受害者的修复支持。

  项目持续半年多来,收到了100多位医美失败者的报名,他们在报名信息中讲述自己遭遇黑医美的经历,上传医美项目前后的对比照。有人说“再也不想出门了,可我出了名的外向呀。”“有人听说我整形失败就觉得活该,那是他们体会不到天生长得不好看有多绝望。”......

  在启动这项公益救助的发布会上,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前任主委郭树忠教授曾现场回答了为什么要对整形失败人群进行公益救助。“因为修复比首次医美难多了,手术更复杂对医生的要求也更严格,所需要的费用相对更高,但很多人在首次整形时就花光了自己的积蓄。”此外,还有一些人,因为本身经济条件太差但整形又是必须的,而格外需要公益支持。

  46岁的沈琳是贵州六盘水的一位普通农妇,没有正式工作、没上过学,而且在3岁时因为意外失去了鼻子。40多年来,沈琳因为生活中遭遇歧视,一直在寻找医美的支持,但因为经济状况不好,一拖就是43年,还差点被黑医美骗。

  7月,新氧公益救助项目支持了沈琳的鼻再造手术,她一下子自信开朗了很多。“我终于也有鼻子了。”拆线那天,沈琳显得很激动,她一直在摸自己的新鼻子。

  光从新氧公益救助项目后台来看,全国就有100多位沈琳,等待着救助,这也肯定了这个项目的意义。申请者只需填写相关信息,通过中整协和新氧医学鉴定团队的共同审核,即可获得救助帮扶。目前,新氧公益救助项目已获得全国近百位三甲医院的医美专家的鼎力支持,他们将会参与到每一位获得救助资格的申请者的医美修复治疗方案中。全国150+医美机构及新氧绿宝石榜单医生也表示愿意与新氧公益联合为广大有修复需求的人群提供正规、专业的医美技术支持。

  医美不是原罪,新氧坚持帮助每一个“受害者”

  做个普通人应该是一个“普通”的梦想。43年后重新拥有新鼻子的沈琳回归了她普通的生活,不再担心出门被吐口水,33岁的罗莉也在唇鼻修复后,一点点开朗起来。认识罗莉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的小心翼翼,喜欢跟人说对不起。“我不敢给人添麻烦。”罗莉说她不想被看见,最好能淹没在人群中,谁也注意不到。

  但10月25日,在有着时尚奥斯卡之称的ELLE风尚大典上,罗莉一袭红裙,和80位明星一起走上红毯,自信又优雅。她在背景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摄影师们都把镜头对着她。“我几乎没有这样昂着头跟人对视过,感觉真好。”和沈琳一样,罗莉在手术一个月后也逐渐融入人群,成了她们一直想成为的普通人。就像在新氧公益启动发布会上,受助者“鱼”说的那样:“我就想回到我从前的样子。”

  近几年来,医美渐渐走入人们视线,成为大众口中的热门话题,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医美手段实现了更美好的生活。前段时间频上热搜的“热玛吉”更是掀起了一阵关注医美的热潮。

  但仍有许多人对“黑医美”受害者报以“自作自受”的冷眼评价,甚至质问为什么要救助主动去做医美的人。但爱美是人的天性,并且天生兔唇的罗莉、意外失去鼻子的沈琳,外貌已经影响到了她们的正常生活,她们渴望去突破,只是不幸遭遇黑医美。医美没有原罪,有原罪的是黑医美。

[ 责编:陶媛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北京市加强高风险地区消杀防疫工作直击

  • 辽宁中风险地区全部“清零”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2021-01-25 09:55
2021-01-22 10:15
2021-01-22 10:15
2021-01-21 10:46
2021-01-21 10:19
2021-01-21 10:19
2021-01-21 10:19
2021-01-21 10:19
2021-01-20 17:5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