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防未成年人沉迷游戏 要走向社会共治
首页> IT频道> IT时评 > 正文

防未成年人沉迷游戏 要走向社会共治

来源:光明网-IT频道2019-03-01 15:2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是社会共识,重中之重是网络游戏的未成年人保护。提到网络游戏,天下家长可谓苦其久矣。主流观点认为,未成年人沉迷游戏,会导致耽误学业,荒废青春,到头来一事无成。所以整个社会对网络游戏及其背后的游戏公司,都本能地存在一些戒备甚至拒斥。

  沉迷游戏绝非好事,这已是定论。作为网络游戏的开发者,游戏公司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自然责无旁贷,游戏公司在此方面应有所作为。3月1日,腾讯官方发布“儿童锁”模式测试。这是自2017年2月上线成长守护平台、6月发布健康系统、2018年6月推出未成年主动服务工程等措施以来,腾讯有了最新的动作,简单来说:13周岁以下未成年人首次登陆游戏需要父母确认,否则无法进入游戏;用户进入游戏后要按照现行规定,一天玩游戏不能超过一小时。

  最新的防沉迷措施,比之前的成长守护平台有了更大的迭代升级:如果说腾讯此前的防沉迷设计还是为了让父母了解孩子怎么玩游戏,要求父母做一个良好的引导,那这次的技术改进则把直接把门槛卡死了——没有父母同意未成年人压根不能玩游戏。往后,在防未成年人沉迷游戏上,家长应当由单方面的管理,向双向的亲子沟通和约定转变。

  一、家长教育的责任被长期忽略

  简单将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责任推到游戏公司头上,或者认为游戏公司靠小学生赚钱,只是一种主观猜测,并不是事实。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中小学生及其家长网络游戏认知与态度研究”报告指出,近半数中小学生乐于主动与父母谈论游戏,而主动与孩子谈论游戏的家长比例仅为32.4%。TalkingData《王者荣耀热点报告》则显示,这款游戏的用户中,中小学生占比不足3%。

  不可否认,游戏公司应该践行社会责任,为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出谋划策,但这种责任并不是无限的。从产品逻辑看,一个游戏公司既然要做出一款游戏,就要秉持用户思维,把产品做到最好。所谓做到最好,就是吸引更多的用户参与这款游戏,并形成粘性,扩大市场。这是一家游戏公司的天然追求,符合企业发展的内在逻辑。当然,企业也必须设置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风险防火墙,以消除游戏的负外部效应。

  舆论每每讨论到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问题,往往忽略了一个大前提: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本质上是一个教育问题,而未成年人教育,家庭的责任举足轻重。所以,在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方面,一定不能忽略的是家长的示范与监督,甚至可以说,在这方面家长应该负主要责任。

  所以,腾讯不断迭代成长守护平台,其实是驱使家长在防未成年人沉迷游戏上直面并承担更多责任,提高网络素养,拿出更多时间陪陪孩子,认识孩子,以帮助他们养成良好的日常娱乐习惯。

  二、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要实现社会共治

  我们讨论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不能陷入极端,简单将责任归咎于某一方。须知,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是一个牵涉多环节、多责任方的系统工程,靠游戏公司解决不了,只靠家长或者学校也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最可行的办法是走向社会共治。而在这个治理链条中,少不了公共部门的责任。

  与单纯呼吁游戏公司加码自身责任、家庭严格监管相比,游戏分级制度是一条有明确路径可循的解决方案。因为一旦游戏分级制度建立起来,游戏公司就知道该为什么年龄段的人生产怎样的游戏,家长就可以知道该不该让孩子玩某一款游戏,需不需要在家长的陪护下玩,监管部门也能做到执法时有据可依。

  而出台游戏分级制度,显然少不了公共部门的牵头。比如,政府可以组织高校与业界专家,通过调研与研讨会的形式,借鉴国外经验,在中国游戏市场现实的基础上,制定中国自己的游戏分级制度。或者,即便这个事情由行业协会来做,涉及的法律问题也得有政府部门出面,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这个角色,单纯由游戏公司或者行业协会都做不了,只能由公共部门出面。

  应当看到,游戏公司在保护未成年人玩游戏方面,不论是在事前、事中、事后还是线下实践与理论研究,都已做出多种探索,践行了企业责任,诸种技术壁垒也已打破,接下来,需要强化的就是家长更加主动地参与未成年人的网络生活,主管部门也提供更多的决策支持,辅之以学校教育、社区宣传等手段,实现对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共同治理。

  防范未成年人沉迷游戏,既不能因为某种工具可以杀人就禁止生产这种工具,也不能把防止工具被滥用的责任寄希望于使用者身上。建立一个让生产者、使用者、监管部门看得见的标准,共治共享,才是最务实的做法。(李经)

[ 责编:赵艳艳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冬病夏治”受欢迎

  • 探秘徽墨传统制作工艺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夏日的山东济南护城河畔柳树成荫、泉水汩汩,护城河水清澈见底,一片美丽的夏日风景。
2020-06-05 17:10
6月5日,工作人员驾驶联合收割机在河北成安县辛义乡一处麦田里收割小麦(无人机照片)。
2020-06-05 16:47
6月5日,人们在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艺术馆参观。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新南威尔士艺术馆于6月1日重新对公众开放。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新南威尔士艺术馆于6月1日重新对公众开放。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新南威尔士艺术馆于6月1日重新对公众开放。
2020-06-05 16:44
6月5日,在河北省文安县赵各庄镇东营村,当地农业部门技术人员在查看麦粒饱满程度。在河北省文安县,小麦收获在即,当地农业农村局、气象局等多个部门派出专业技术人员组成帮扶指导小组,深入田间地头,为广大农民提供小麦产量测定、农机具维修帮扶、气象灾害防御指导以及电力设备特巡特护等服务,为夺取夏粮丰收打好基础。
2020-06-05 16:39
6月4日,在闽西北明溪县君子峰国家自然保护区,黄腹角雉在草地上休憩。
2020-06-05 15:45
四川省金阳县县城在云雾中若隐若现(6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近几年来,当地政府立足“生态立县”发展思路,把林业产业建设成为全县重要的增收工程、生态工程和小康工程,全力发展青花椒、核桃、华山松“三棵树”产业。
2020-06-05 15:45
美国各地因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抗议示威浪潮4日仍在持续。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6月4日,一名示威者手举“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标语在美国华盛顿白宫前进行抗议。美国各地因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抗议示威浪潮4日仍在持续。
2020-06-05 15:45
永春纸织画始创于隋末唐初,用宣纸绘画,经过裁剪、编织、裱褙等工序完成,是一种融绘画艺术和编织工艺于一体的传统手工艺品。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 摄  6月4日,周文虎(左一)在教女工编织纸织画。
2020-06-05 15:44
6月3日,人们在永州市新田县两江口村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打篮球(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赵众志 摄  6月4日,一名工人在永州市新田县一处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的扶贫车间里加工电器零部件。
2020-06-05 10:50
在新疆卡拉麦里山有蹄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一匹普氏野马在水源地饮水(6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 丁磊 摄  在新疆卡拉麦里山有蹄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管护员阿达比亚特在观察远处水源地蓄水情况(6月3日摄)。
2020-06-05 10:34
6月4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北部中央大学,人们抬出乔治·弗洛伊德的灵柩。6月4日,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儿子马丁·路德·金三世(前中)抵达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北部中央大学准备参加乔治·弗洛伊德的追悼会。
2020-06-05 10:33
6月4日,在美国纽约举行的纪念乔治·弗洛伊德集会上,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中)和夫人麦克雷(右)与乔治·弗洛伊德的兄弟特伦斯·弗洛伊德(左)交谈。乔治·弗洛伊德的兄弟特伦斯·弗洛伊德及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参加了集会。
2020-06-05 10:26
6月4日,在湖南省衡阳市衡阳县石市镇明星村丰达蔬菜种植基地,村民在蔬菜地里劳作(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赵众志 摄  6月4日,在湖南省衡阳市衡阳县石市镇明星村丰达蔬菜种植基地,村民在蔬菜地里劳作(无人机照片)。
2020-06-05 10:25
6月4日,工人在河北省滦州市油榨镇境内的滦河河床上进行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工程(长岭-永清)第八标段施工(无人机照片)。
2020-06-05 10:11
6月4日,在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归江村,驻村扶贫工作队员和村民向稻田投放螺苗。
2020-06-05 08:58
这是实施矿山生态修复治理后的河北涉县西达镇西达村岩矿(5月22日摄,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 冯维健 摄  5月22日,工作人员在河北涉县西达镇西达村为核桃树锄草。 新华社记者 冯维健 摄  5月22日,工作人员在河北涉县西达镇西达村对核桃树进行管护。
2020-06-05 08:44
6月3日,李学明(左)和同事张海荣在监测记录黄河湿地的鸟类活动。28岁的李学明是宁夏吴忠市自然资源局湿地保护管理中心的一名监测人员,因为对鸟类痴迷,人们也常叫他护鸟员。 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6月3日,李学明的同事张海荣(左)在填写湿地鸟类野外监测记录表。
2020-06-05 08:38
这是2018年10月30日在瑞士西部拉沃地区拍摄的梯田式葡萄园秋景。6月5日是第47个联合国世界环境日,今年的主题为“关爱自然 刻不容缓”。6月5日是第47个联合国世界环境日,今年的主题为“关爱自然 刻不容缓”。
2020-06-05 08:38
这是6月4日拍摄的天津市蓟州区下营镇常州村的农家院(无人机照片)。天津市蓟州区下营镇常州村村民以生态文明为理念,集资打造“欧式小镇”,目前当地每年接待游客45万多人,旅游综合收入1.2亿元,其中农家院收入8100多万元,走出了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产业结合的乡村振兴之路。
2020-06-05 08:37
6月4日,工作人员在燕山乡泉水村杨梅基地展示刚采摘下来的杨梅。近年来,泉水村通过完善基础设施、举办燕山杨梅节等举措,将杨梅产业与乡村旅游有机融合,有效促进了当地村民就业增收,助力乡村振兴。
2020-06-05 08:3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