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互联网平台的小目标:“超越BAT”,助推核心技术升级

2018-04-23 12:17 来源:光明网 
2018-04-23 12:17:12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赵刚

  戴 龙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

  目前,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正席卷全球,以互联网经济为重要组成部分与关键驱动要素的数字经济,正成为经济增长和加速产业转型升级的核心动力。根据阿里研究院发布的《数字经济体:普惠2.0时代的新引擎》显示,根植于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新一代移动通信网络的数字黑洞已初步成形,数字经济进入全新发展阶段。数字化、大数据、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和模式正在对人类生产、生活、生态产生全方位的深远影响。在我国,2015年的数字经济对GDP贡献已经达到68.6%,接近甚至超越了某些发达国家的水平。

  在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开幕之际,如何“抓住信息化发展的历史机遇,推动信息领域核心技术突破,发挥信息化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引领作用,主动参与网络空间国际治理进程,自主创新推进网络强国建设”成为最重要的议题。大型互联网平台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能够在整合资源、资金融通和技术创新中发挥自身独特优势。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也在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表示,大企业要有大担当,中国需要一大批超越BAT的大公司。马云表示,真正的大企业不是规模有多大,而是掌握了核心技术。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掌握核心技术也是大企业当仁不让的责任,大公司未来要争夺在技术领域的创新,要做数字工匠。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成为代表中国经济的一张名片,推动经济模式不断革新的同时,在大数据、互联网金融和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始布局下一代全球互联网竞争的制高点。

  互联网经济由于双边/多边市场、交叉网络外部性、多重归属和规模经济的产业特征,形成汇集多种功能、连接众多产业的平台经济模式。根据中国信息通讯研究院的报告, 2017年全球市值排名前十强的互联网公司无一例外都是平台型企业。这些互联网企业基于其优势业务,一方面延伸产业链控制能力,推进上下游垂直整合,打造协同业务体系;另一方面发挥互联网技术优势,面向传统产业加速跨界融合进程,拓展产业空间布局。

  例如,移动互联网巨头苹果公司以IOS 系统为核心,打造涵盖应用服务、芯片设计、终端制造、云平台等全要素产品体系。阿里巴巴立足电商业务,强化资金流、物流、数据流协同服务能力,推出金融支付、菜鸟物流、阿里云平台等创新业务,快速做大其产业实力。谷歌维持其在搜索引擎、地图导航等传统强项之外,深度布局互联网汽车领域,其自动驾驶汽车已试行近百万英里,将来变革汽车产业的前景令全球瞩目。

  互联网平台企业的强势兴起也引发人们的担忧,但是,整体而言,互联网平台出现的问题都是发展中的问题,是伴随新生事物成长不可避免会产生的问题。互联网平台经济面临的问题,不是说明互联网本身有问题,恰好说明互联网经济对传统经济构成冲击,旧有的社会经济、商业模式已经不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互联网从其诞生以来,大大推进了技术创新和社会制度的变革,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平台运营模式顺应了互联网经济发展的要求,给传统的经济产业注入新的活力,也给人们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带来新的体验和感受,这是社会进步和生产力发展的体现。在当下经济全球化遭受质疑,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死灰复燃的新时期,我国应该借助互联网平台创新机制,助推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升级。

  首先,互联网平台经济鼓励和推动创新,维持平台并存和有效竞争格局。

  互联网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是造成产业集聚效应,最终形成大型互联网平台的共存和竞争局面。世界银行2016年发展报告指出,互联网在全球的广泛应用导致了信息生产消费的爆炸式增长,互联网通过数字技术促进包容,提高效率,推动创新,这三项机制通常一起运作。许多互联网企业或服务使用平台形式,匹配供需双方,增加了贸易和就业机会,提高了资本利用和劳动生产率,也促进了市场竞争和消费者福利。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课题组发布了《阿里巴巴零售电商平台就业吸纳与带动能力研究(2017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阿里巴巴零售生态创造就业机会总量达3681万,超六成受访商家电商岗位人员月均收入超6000元。

  尽管许多互联网企业似乎不在传统市场运营,但大多数是在与线下企业竞争,例如即时通信应用程序和电信竞争,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网站与传统媒体竞争广告收入,电子商务与实体企业竞争,移动金融与传统银行竞争。线上线下竞争催生的创新通常有利于消费者,尤其是在线下市场存在扭曲的情况下更是这样。由于社会经济领域的多面性,任何一家互联网企业要想形成统揽一切的超大型平台其实是不可能的。

  其次,互联网平台经济以大数据为支撑,能够改进我国的社会信用机制。

  在我国当前,快速的经济发展在带给人们发展福利的同时,也催生了各种失得失信甚至违法犯罪行为的多发。由于政府监管能力有限和相对落后的法制建设,导致各种失得失信和违法犯罪行为无法得到及时有力的打击和惩处。互联网平台企业依赖长期的投入和用户积累,掌握了社会经济各个领域中的大量数据。这些大数据,既是互联网平台企业运营的基础,也是其进行竞争和发展的资源优势。互联网平台通过用户点评建立起关于经营者或个人的信用评级,随着人脸识别、人眼识别和人工智能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有可能推动网络信用评级的极大发展。如果将信用评级和购物、出行、担保、支付等结合起来,完全可能构建一套平台自动识别和惩处不良行为的网络评审机制。如果将大数据和政府监管结合起来,无疑能够为我国长期缺失的社会诚信机制建设提供有力的支撑和保障,建立起一套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样本的新型社会诚信评估机制。

  最后,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发展壮大,能够有效地抵御金融风险,加快金融流通。

  近年来,我国互联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除了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代表的互联网支付平台给人们生活增加了极大的便利之外,以金融创新著称的股权众筹和P2P网络信贷如雨后春笋繁盛起来。互联网金融作为传统金融的补充,有效地提升了金融服务的水平和效率,通过大数据高效地进行风险评估,通过互联网技术将操作变得简单,互联网金融给大家带来了全新的金融服务理念,推动了金融行业的改革和进步。但是,互联网金融因其内在的虚拟性和监管的真空地带同样存在风险隐患。互联网金融具有天然的创新属性,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应当回归基本层面,即互联网金融应该服务于实体经济,满足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要严防不法机构利用制度真空,通过内部运作进行监管套利,加强对互联网企业通过和持牌金融机构合作开展网贷、众筹在内的第三方机构产品的监管,防范将外部风险向持牌金融机构规避和传染。而大型互联网平台可以利用已经建立的信用评级和风险预警机制,有效地抵御金融创新带来的风险,加快资金融通,服务实体经济。

  综上,大型互联网平台在推动数字中国建设、实现中国数字经济长效发展方面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和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当前政策的重点,不应抑制大平台的发展,而应促进更多类似大平台的出现。只有这样,中国数字经济才能更迅猛发展,在国际竞争中才能占据更有利地位。当然,对于互联网平台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我们应当客观地看待,推动政府管理、行业自律和消费者监督的社会协同监督管理机制建设。对于新生事物成长过程中出现的挑战和问题,在还没有搞清楚其原因和影响之前,应当秉持包容审慎的监管原则,不能因过早或过度干预反而阻碍竞争和创新。

[责任编辑:赵刚]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