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马云”徐明星的烦心事

2018-03-20 11:39 来源:同步财经 
2018-03-20 11:39:05来源:同步财经作者:责任编辑:赵刚

  人大硕士徐明星是受“马云”蛊惑而下海的。

  那是2006年。阿里巴巴还没有上市,但马云的大头照已经被印在无数本鸡汤商业书籍的封面,摆在全国大小机场书店里,他在各种场合贡献的金句,也流传在网络中难辨真假。

  事实证明,马云的布道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徐明星就记住了他的好些句子和事迹:我能成功,世界上80%的人都能成功;六分钟完成4000万美元融资等等。

  当时徐明星正在实验室过着天天玩扫雷游戏的无聊日子。与实验室里的平静完全不同,2005年的互联网创业潮诞生了一波新公司,中关村里被互联网泡沫击退的创业激情又开始重新燃烧。

  徐明星决定投身其中,相比学渣马云,他自信更有成功的把握,“我这样考试总靠第一的人应该也能成功吧!”他退学了,代价是被老家当数学老师的父亲臭骂了一顿。

  他一头扎进了风口里,却迎面撞上了龙卷风。

  比如团购,徐明星曾经跟人合伙成立了一家名为“万团网”的团购网站,这家毫无名气的公司自然阵亡在了“百团大战”里;他参与过在线文库豆丁网的创立,后来行业被巨头称霸,豆丁网越来越难做,CTO徐明星早早就撤了;他甚至还尝试过餐厅O2O,但连续亏损几个月后,他再次发现:这不是一桩好生意。

  时任豆丁网CTO的徐明星

  总之,徐明星在那几年的轨迹,基本涵盖了当时炮灰最多的创业领域

  在那些懊恼和叹息的深夜里,徐明星一定无数次想起偶像马云的故事。

  创办阿里巴巴之前,马云有过几次不算顺利的创业,跑到北京推销“中国黄页”时,他频频遭遇冷眼。在当时的纪录片里,这位长相清奇的年轻人在深夜的北京街头发誓: 再过几年,北京就不会这么对我

  黯然告别京城前,马云带着团队在小酒馆喝酒买醉。那段寒冷阴霾的回忆,后来随着阿里巴巴的创立才慢慢消散。

  退学创业5年后,徐明星也遇到了他的阿里巴巴——比特币。

  人总是要有点爱好的。

  那是2006年。阿里巴巴还没有上市,但马云的大头照已经被印在无数本鸡汤商业书籍的封面,摆在全国大小机场书店里,他在各种场合贡献的金句,也流传在网络中难辨真假。

  马云喜欢金庸,于是就有了西湖论剑,每年秋天他都请来最有声名的那些互联网大佬们,共商大事,顺便联络感情。阿里的员工花名、《攻守道》电影也都由此而来,成为马云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1年的徐明星喜欢看美剧。他在《傲骨贤妻》第三季里看到一个词:bitcoin,还顺便记住了其中一句台词:bitcoin is the future,real is gonna change.

  他开始买币。

  2011年比特币的价格在1美元到30美元之间变化,李笑来也在那年入场,根据网络流传的版本,他当年持有的比特币有几千枚。相比之下,徐明星显得更谨慎,他第一次只买了几百个,入手时单价不到20美元。

  这是一个与之前所有风口都不太一样的世界。与那些吵吵嚷嚷的创业风口不同,比特币市场当时还算安静。徐明星似乎成了19世纪那场美国西部大淘金的第一波淘金客

  他把比特币比喻为“完美黄金”,因为“它的发行是由数学决定的,不为人所控制,而且其与主权国家的货币不冲突,支付、银行、基金等相应的商业模式都在构建,越早进入,商业前景越大。”

  2012年徐明星获得天使轮投资创立OKCoin

  2012年,徐明星拉到500万天使投资,加上自己的100万,在北京创立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他结合以前炒币遇到的问题,比如提现不方便、资金不安全等等,主打交易便捷和安全。3个月后,OKCoin 宣布拿到A轮1000万美元融资。

  OKCoin 赋予了徐明星新的身份,也成为冒险者和投机者的乐园

  到2013年年底时,单个比特币的价格已经从100美元左右涨到1000多美元,各大平台的交易量也开始快速增加。12月,OKCoin宣布比特币交易额近8万个,莱特币交易额850万个,是当时全球电子货币交易平台最高纪录。

  不过,虚拟货币当时还没有成为众所周知的风口。

  2013年12月,央行联合五部门发文,加上金融机构被禁止与比特币交易平台合作,比特币价格狂跌;3个月后,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 宣布丢失大约85万枚比特币,申请破产。

  惊魂之中,徐明星曾经梦见自己被绑架,需要交出所有的比特币。起床后,他马上加强了OKCoin的安全机制.

  OKCoin后来成为国内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之一,2014年6月时,OKCoin 三位高管徐明星、何一和赵长鹏被合称为“币圈铁三角”。不过戏剧性的故事是,后两位后来成了币安创始人,而疯狂生长的币安也是OKCoin 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

  总之,等到2015年春天时,纽约时代广场上已经出现了OKCoin的广告:“Bitcoin is here ,OKCoin is here,Everything will be ok !”

  徐明星还没能复制偶像马云2007年在纽交所的风光时刻,但占领不了纽交所,花点钱假装占领曼哈顿,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徐明星最近一次被拿出来与马云对比,是那句“公司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的表态。十几年前,马云曾经表示:如果有一天国家需要支付宝,他会毫不犹豫全部送给国家。

  徐明星曾表示: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

  然而,OKCoin 不是支付宝,徐明星也不是马云。加上最近坊间流传的种种监管传闻,徐明星此刻的表态,怎么看都像在投机取巧。

  这也未必不是风头浪尖上的一种自保

  币圈如今已经是冷暖洋流交汇之所。

  一方面,从去年9月央行联合七部委发布《公告》宣布ICO是非法融资行为后,币圈进入惊弓之鸟模式。

  随着监管信号的进一步传出,包括OKCoin 、比特币中国、火币在内的交易所纷纷停止国内交易业务,转战出海。徐明星还在今年2月辞去OKCoin高管职务,公司海外业务和旗下OKex交易所由海外团队全面接手,徐本人只负责区块链技术项目OKChain 研发和应用,以此与ICO 撇清关系。

  另一方面,随着徐小平那张“不慎泄露”的微信截图,以及为整个春节假期贡献了话题的“三点钟”微信群,加上陈卫星与朱啸虎等人的骂战, 币圈彻底火了,徐明星也真的成了明星——他的言辞举动开始备受关注,比如在朋友圈里说“去中心化”翻译不对,应该翻译成“点对点”,“如果国家应用区块链,去的是低效、不透明的小中心,更好地维护国家这个大中心”,很快就被媒体报道和解读,

  这样的徐明星,让人很容易想起年前那段饭局视频里唱红歌的马云。

  人红是非多,“币圈马云”也不例外。

  整个三月,徐明星过得都不太平。

  先是造假风波——3月10日,OKCoin 旗下的OKex交易所被曝存在交易量造假。一位海外数据大师根据公开数据分析得出结论:OKex 93%的交易额为虚假交易。

  OKCoin网站交易界面

  OKex 目前是全球交易量第一的交易所。它很快进行辟谣,表示从来不对数据进行人工干预,也不屑于做假数据。

  有多少人相信了这个声明我们不得而知。反正,在这场热闹的造富游戏里,装睡的人永远在装睡,所有人都知道庄家是来割韭菜的,但没有人相信自己就是那根韭菜

  这两天,又有一批维权者堵在了上地群英科技园3号楼的OKcoin 办公室。

  此前,他们在OKex 购买的期货单在达到爆仓线时,没有收到短信提醒,导致未能及时增加保证金。还有人称,自己未参与交易的百万投资也被强行平仓。

  一种流传在维权者之间的说法是:OKex 依靠机器人拉升或下砸K线,进行“定点爆仓”。部分维权者曾向同步财经表示,自己有视频录像证明,OKcoin COO 潘晓军承认OKex 使用了机器人“增加流动性”。(相关报道)

  风波之中,33岁的徐明星保持了低调——这并不奇怪,偶像马云在乌镇饭局被炒得沸沸扬扬时也选择了同样的态度。

  只是,两者的麻烦终究是不一样。币圈风险正在被越来越多地被提醒和警示,种种迹象表明,更加严厉的监管政策或许就在不久之后。

  春天来了,伴随和煦春风一起现身的,还有滚滚春雷。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场雷会落在谁身上。

[责任编辑:赵刚]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