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张春运火车票,揭秘网页背后的“换页党”黑产

2018-02-05 17:37 来源:中国网 
2018-02-05 17:37:03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赵艳艳

  如果一切正常,范先生会在2月14日情人节,带着他的女友,在北京南站乘坐下午3点一刻的火车前往池州安庆站回家探亲。这个春节,他第一次将小珂带到家里和爸妈见面,也许这次就能定下婚期——明年情人节。

  “年关了,骗子也得过年。”范先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愁眉不展,“这事儿怪我,回头再买机票吧,贵点也算买个教训。”

  这次购买回家的火车票时,范先生误入了一个高仿12306火车票售票官网的钓鱼网站。由于假官网的“还原度”极高,范先生一时不察,被骗去了一千多块钱。

  这次带着女友“见家长”,就只能奢侈地坐一回飞机了。

  披上羊皮,诈骗网站伪装官网“钓鱼”

  随着春节的临近,范先生的工作也越来越忙,每天凌晨到家直接趴床上就睡,实在腾不出时间来研究回家的车次。

  距离出发还有一个月,女友小珂看好了几个合适的车次选择,提前告诉了范先生,好让他做最后决定。而范先生也没来得及细看,打算买的时候再说,“剩下哪趟就买哪趟”。

  范先生“回乡计划”,虽然时间很紧,但也算井然有序。

  “我那天太累了,完全没注意我点的是哪个链接。”范先生回忆。那天他半夜才回到家,衣服都没换,就开了电脑搜索“火车票”。前几个链接长的差不多,范先生选一个靠前的网站点了进去打开后,是熟悉的“12306”的网页页面,连按钮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范先生没有多想,就一步步操作,选择一个他们最有倾向几列班次之一:G161, 下午3点15分到晚上9点46分。

  就差付款了,范先生填好信息,交了1000多块钱,坐等页面刷新。

  终于忙完一件大事,范先生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大家都抢不到,还以为抢票有多难呢”。跟女友“汇报”完,范先生回来一看,电脑屏幕上写着“付款成功,15分钟后内将发送短信提示”。

  等了15分钟,范先生没有收到任何短信提示。又等了10分钟,范先生甚至给女友手机打电话,测试自己是不是被停机了。

  终于,范先生坐不住了,开始不断地刷新网页、查看订单。而令他感到奇怪的是,网站上没有任何他成功购票的记录,而是不断提示“购票排队中”。

  范先生这下慌了神,把小珂叫到了身边。小珂看了看那个网站,,重新搜索“12306”,点开了一个结尾带有“官网”字样的网站,范先生才发现,女友登陆的网站和自己刚才上的不一样。小珂在12306官网上一查,发现2月14日的车票早就卖光了,而范先生的账号没买到任何一张票。

  女友小珂生气了,一摔鼠标,瞪了呆若木鸡的范先生一眼,转身出了卧室。

  范先生赶忙拿回鼠标,切回原来网站想要退款,却发现怎么也无法退款——退款链接是个摆设,同样,网站留的客服电话也是个空号。

  范先生汗毛倒立,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他又不死心地点了点网站上其它几个链接,发现跳转过去的都是假链接。这下他不得不相信,自己被骗了。

  公司被查,“营销专员”打算归园田居

  “又一个。”李杨(化名)把烟灰磕了磕,记录下刚刚完成转账的用户个人信息——这曾是他曾经的工作。

  名义上,李杨是上海某家网络公司的网络营销专员,是一个“技术工种”。实际上,他负责在晚上“掉包”原本正常的推广页面。

  他所在的小组是“票务组”,专门伪装火车票、演唱会票、球票等票务网站。

  “火车(票)还好,有些票需要伪装下客服,‘话术’得熟。”李杨22岁,带过三个00后的“实习生”。除了两个公司共用的、做页面的程序员,票务组就他们四个人。

  据他介绍,票务组的工作是“随机性潮汐”,忙的时候真忙,闲的时候也能得空歇着。

  “最忙的时候就是现在了吧,春节买票,回家。”李杨回忆之前的工作,又点上一根烟,“演唱会也是大坨子,但他们好多弄应援团的,和官方都有关系,直接买票,我们只能捞些小鱼小虾。还有那种‘个体户’跟我们抢生意,那种更容易信。”

  就算这样,他们组在公司里还是最“吃香”的,因为他们不仅骗钱流程短、省事,而且还能获得用户的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银行账号、密码等一系列信息。可以直接卖钱,也可以拿去做很多事情。

  李杨就讲了一种“高级玩法”:他们通过“某些公司”集中在某个时段把自己的网页顶到搜索前面,以“付款故障”为由头,骗取用户说出他收到的验证码。至于验证码是做什么用的,他没有细讲。不过,用这招之前,他们也会参考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一般对四五十岁的人才会用,“年轻人很难二次上当,浪费时间”。

  不过,这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2017年底,百度来了一波“清扫”,网站下线了,账户被封了,公司还被告上法庭了。

  “你开公司的很难跑掉啊,法人、营业资格证这些在百度都有数据,犯事了没地方跑的。”李杨说道,“那一阵子管的真是严,哪怕有一点违规的行为都会被下线。”

  “最关键的是,现在百度的监察技术更厉害了,虽然我们换地域尝试上线,但依然会立马被侦查到。”

  作为一个小头头,李杨没“折”在这波清扫里。他只是在公司办公地点上班,“没在公司交社保什么的,很松散,拍拍屁股就走了”。

  距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很多“营销公司”还在通过熟人关系找李杨过去“救场”,怕忙不过来。

  但李杨不打算去了,现在百度管的越来越严,一方面,公司死得很快,基本上就是一锤子买卖,就会被百度抓住,还得担风险;另一方面,偷换网页也不如以前“方便”了,经常还没开单,网站就被封。

  老老实实过完年,他打算找个网吧当网管,偶尔玩玩吃鸡,过一阵“不用提心吊胆”的安静日子。

  尾声

  “就当买了个教训吧。”范先生无奈地笑笑。

  他把事情的始末缘由写了下来,配上相应截图,交给了百度。百度保障人员立马联系上了他,没过几天,就收到一份保障赔付金。不过,回家的车票仍然没有买到,他和小珂只能琢磨坐飞机回去了。

  “还真有点‘奢侈’,哈哈,我都不敢跟我爸妈说。”话音未落,范先生被小珂恶狠狠地捶了一拳。

[责任编辑:赵艳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