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频道> 业界 3C> 正文

创客总部陈荣根:做科技成果变现“第一站”

2017-02-27 16:05 来源:CCTIME飞象网  我有话说
2017-02-27 16:05:03来源:CCTIME飞象网作者:责任编辑:赵刚

  终将被卷入的时代洪流

  1985年,年过半百的欧文·雅各布斯做了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

  他召集了6位老友————多数是通信顶级专家————开了一个会。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他们决定创立一家公司,名字叫做高通。这是他离任大学教授后的第二次创业。

  就在同一年,在地球的另一端——中国青岛,创建于1984年的海尔公司一岁了。时任公司厂长的张瑞敏也做了一件载入史册的大事——砸冰箱。

  不知道当时马化腾有没听说这个新闻,这一年,他随父母从海南省迁至深圳市,尚是一名13岁的懵懂初中生。

  时光荏苒。

  30年后,历史的车轮驶过2015年。无比幸运的是,在严酷的市场厮杀中,三家公司不仅生存了下来,而且成为了各自领域的佼佼者,誉满全球。

  不同的是,这一年,31岁的海尔,年度净利润为43亿人民币;而30岁的高通,则高达53亿美元,约合360亿人民币——其中的一半是专利授权费;与此同时,17岁的腾讯同年度净利润约300亿人民币。

  海尔、高通和腾讯分别代表了3种类型的公司:传统制造公司、技术型公司以及互联网公司。

  得益于改革开放和人口红利,中国制造业走过了辉煌30年,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制造大国,贴着“中国制造”标签的各色商品热销全球各地。而今,随着人口红利消失,传统制造业遭遇发展瓶颈,轻则增长乏力,重则破产关停。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与德勤联合发布的《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称,自2005年以来的10年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上升了5倍,比1995年涨了15倍。报告指出,中国制造业正面临着劳动力成本上升、人口老龄化等诸多挑战。

  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2013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在世界排名第一,占比达到20.8%。不过,自此之后,这一数值逐年下滑。

  与此同时,还面临另外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全球市场对于“中国制造”普遍存在“低质、廉价”的刻板印象。

  在互联网领域,曾经高速发展的状态也因为遭遇模式创新天花板,不再具备爆发潜力。中国已经很难再诞生另外三家BAT。

  在这种背景下,过去一年,技术创新被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一方面,中国需要通过一场激烈的技术变革来维持制造业的势能,乃至带动整个国家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此外,作为独立的技术公司,其可观的盈利前景也让人垂涎。

  技术创新,既是市场规则促生的产物,也是国家政策的鲜明指向,不管是“中国制造2025” 还是国务院印发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实施《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都是最为直接的呈现。

  就在最近,工信部等3部门联合印发《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至此《中国制造2025》规划体系全部发布,这标志着顶层设计基本完成,全面转入实施阶段,开启了“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中国智造”的转型升级之路。

  整个华夏大地,涌起一股新的洪流。

  潜行,寻找中国的高通和雅各布斯

  陈荣根,是潜行在这股洪流中的一员。

  作为首批国家级众创空间——创客总部的合伙人,陈荣根早在2015年就意识到了这股涌动的暗流,并且毅然开始探索公司的战略转型,把定位进一步明晰为:专注实验室技术投资和孵化的知识资本孵化器,专业投资孵化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前沿技术与技术精英,提供早期投资、业务对接和办公场地等服务,帮助投资以及孵化的技术项目与产业链上的大型企业建立业务合作关系。

  他敏锐地捕捉到,在中国高校和科研院所,蕴含着中国科技发展的原动力,亟待爆发。而伴随着一系列针对科研人员的鼓励政策的出台,这种进程正在被加速。

  为了更好理解这种变革所带来的产业震动,让我们再次回到文章最初雅各布斯的故事。

  在博士毕业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雅各布斯的主要职业是高校老师。先是在麻省理工大学任职电子工程系助理教授,此后去往了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担任教授,直到1972年————在此期间,他开启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创建Linkabit公司。

  雅各布斯是一位优秀的学者。在麻省理工学院工作期间,他与人合写的数字通信原理教材,如今依然在“折磨”着遍及全球的通信专业大学生。

  从雅各布斯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在学者和企业家之间,并非横亘着一条鸿沟。恰恰相反,如果环境允许,且将自身优势利用得当,两者完全能够做到相得益彰。

  陈荣根也希望,在高校和科研院所找到中国的雅各布斯。在过去的一年半,他和团队一直深入在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前线,寻找优质项目进行投资与孵化。

  陈荣根发现,在高校和科研院所,中国的技术积累,远超出了他此前的预期,其中不乏有大量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这让他对于公司方向更加乐观。不过,问题同样存在——许多技术大神对科研颇为投入,而涉及到技术的产品化以及市场推广,就显得有些乏力。

  “比如,如果要创立一家技术公司,除了技术合伙人,还需要一名市场合伙人。”然而,短期之内寻找到契合的人选并非易事。不过,时不我待。于是,创客总部想到了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即把自己团队的市场以及产品力量输入到技术项目中去,帮助项目解决技术产品化、产品定位、市场推广甚至销售等环节的问题。

  这也正是创客总部一直倡导的“协同创业”理念在实践中的落地应用。“有的项目,在我们帮助完成产品定位后找到了颇有前景的市场方向;有的项目需要资金助力,我们团队便提供资金支持,另外帮助他们对接下一轮融资;有的项目,已经做出了不错的产品但自己不懂如何变现,我们就帮他们在产业链上寻找买家……”

  如今,创客总部的支撑力量已经足够成熟与齐备,剩下的事,便是发掘出更多的“雅各布斯”——既有顶尖的科研能力,同时又具备成为一个优秀创业家潜力的复合型人才。

  诚然,并非每个科研人员都能成为雅各布斯。陈荣根认为,个人意愿或者“初心”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除了强大的科研实力,他们首先还需要具备强烈的自我意愿去带领一支团队,取得商业上的成功。“只有意愿足够强大,其它能力诸如领导能力、心胸、视野、商业嗅觉才能够充分发挥作用。”

  虽是凤毛麟角,但依然有多个技术项目入了创客总部的法眼。

  据了解,截至2017年1月,通过创客总部评审入孵的项目有275个,有122个获得了投资,金额达11.3亿元人民币,单个项目单次获得最高融资2.3亿元人民币,其中创客总部投资了50个项目。

  除了自有的一亿多元投资基金,创客总部还联合联想之星、西科天使、凯风创投、北大明德、德沃基金、AA投资、峰瑞资本和乾明天使等形成投资联盟,整合更多资金和资源投资优秀项目。

  不妨从创客总部投资和孵化的技术项目中举几个例子。

  芯合科技是创客总部投资的一个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科技成果转化项目。陈荣根介绍,该项目“拥有历经8年自主研发的舵机和新型伺服系统驱动器,不但精准度更高,而且成本仅为进口同类产品的三分之一,传统国产产品成本的二分之一。此外,其控制系统源代码开源化弥补了其它同类产品的弊端,对于推动机器人产业快速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来自北大的科技成果项目博云视觉,其图像搜索技术打败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华为、三星、意法半导体、意大利电信等多家公司,最终被最新国际标准CDVS采纳,其用户有阿里云、百度、易华录等多家中国知名公司。

  此外,来自天津大学的变胞机器人项目、来自北京大学的纳米发电技术、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微跑等多个项目也都已经凭借自身的技术实力,在市场中立足。

  是机遇也是使命: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为了保证所有孵化以及投资的项目都能够稳健成长,并且顺利实现技术变现,创客总部做足了准备:拥有多位具有十余年创业经验的合伙人、实战经验丰富的创业导师和创业先锋团队为创业团队提供辅导,帮助创业团队解决技术、产品、人才、市场、资金和法律等问题。

  经过一年半的探索,创客总部的一个角色愈发明晰:作为创业项目和大型企业沟通与合作的桥梁,帮助双方建立合作关系,让技术创新通过产业链协作,助力产业升级,并为项目自身带来经济收益。

  “伴随着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这种需求还是非常强劲的。”陈荣根说,创客总部的价值在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与科技创业者的能力成长和业务发展,投资和孵化革命性的技术,推动我国产业升级”。

  不过,陈荣根也指出,企业很少会购买某一项技术,他们需要的是一套完整的产品或者解决方案。而创客总部团队所输出的产品与市场能力恰恰能一展拳脚。

  陈荣根希望,能够把自身团队这种能力放大到极致,做好高校和科研院所与产业链大型企业沟通合作的桥梁,成为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成果往产业链转化的第一站。

  如今,创客总部已经与多家大型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共赢关系,共同支持创业者创新创业,促进产业升级。

  土壤成熟,正是“播种”最佳时机

  经过一年半的探索,创客总部的模式基本清晰,而相关资源也基本齐备。2017年,陈荣根为创客总部定的基调是“潜行、精进”。

  他说:“现在都在说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但从创业角度来讲,是播种的好时候。应该大胆尝试。大家都已经看到机会比较好的时候,其实时机已经过去了。对于机会,有人看到幼苗,有人看到种子,有人看到土壤。土壤成熟了就开始投入,是最好的时机”。

  他希望,更多的科技项目、更多的科研人员能够把握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创造自己的历史。而创客总部,将通过日益精进的服务,默默为优秀的项目提供最好的支持。

  潜行,精进。

  在文章的最后,我们再来举一个潜行、精进的例子。

  2015年,创立于1987年的中国台湾半导体公司台积电28岁了。这一年,它递交了一个相当满意的成绩单——年度净利润超过了600亿人民币。而2016财年,就当整个中国创投行业都在讨论资本寒冬时,就当中国手机制造商为了究竟谁是市场老大而争得面红耳赤时,这家公司默默把1000亿人民币的年度利润装进了口袋。

  寒冬之外,有春天。

  作为高端科研工作者,或许该是重新规划自己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赵刚]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