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仍未放开 1药网等医药电商已公开售卖处方药

2017-02-14 08:0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我有话说
2017-02-14 08:05:19来源:每日经济新闻作者:责任编辑:赵刚

  每经记者 夏冰 每经编辑 卢祥勇

  由于网购的普及和物流日趋完善,互联网医药正成为新的消费形态。然而,根据有关方面的规定,目前所有网上药店都没有销售处方药的资格,网上药店只能销售非处方药、保健品、计生用品。

  但是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体验式调查多家网上药店和医药O2O平台发现,在无需处方的情况下依旧可轻松买到处方药,众多医药O2O知名品牌几乎全军覆没。面对医药电商变相“解禁”处方药销售的问题,业内人士直言,医药电商平台违法成本低让其有恃无恐。

  ●记者调查:网购处方药很容易

  处方药,指的是凭处方才能购买的药物,包装盒上有“RX”标识,用药方法和时间都有特殊要求。按照我国《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规定,处方药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的药品。

  也就是说,依照目前的法律法规,网售处方药并未放开。那实际中,网上能不能买到处方药?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下载了4个可以网上购药的医药O2O、B2C等App平台。

  官网资料显示,1药网是“国内规模最大、销量最高的电商售药平台之一,也是中国第一批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互联网药品交易许可证》的合法网上药店。”2015年1月,网站获得4.5亿元C轮融资,后该平台宣布再获十几亿元融资。

  在1药网上,几乎可以搜到大部分的处方药,如硝苯地平控释片、泰勒宁、施保利通片、氟哌噻吨美利曲辛片、阿莫西林等标注为“自营”的处方药,在药品下方还标注着“本品为处方药,购买许凭医生处方,请向药师咨询了解详情”。随后记者下单支付了58元订购了处方药“泰勒宁氨酚羟考酮片”,但仅在下单成功该药后的10分钟后,该平台显示此药已通过审核,紧接着3分钟后,该药的包裹信息已发送至仓库,等待打包出库。在此期间,该平台并未有任何药师或售后来电话咨询向记者讨要处方。在购买后的第二日,记者轻松收到快递员送达的该药。

  记者再登陆号称目前惟一一家敢于承诺28分钟送到家的医药O2O平台的“叮当快药”。在该平台上,同样可轻松搜到各类处方药信息,而且直接可以下单付款购药,没有任何有关处方药的提示和门槛。记者在“叮当快药”上订购了处方药施保利通片,虽然在药品下面有一行字“本品为处方药,受合作药店委托发布该药品信息……”而且点击后有一个合作流程包括了“验方送药”。但记者在直接支付了包含邮费的药费58元的半小时后,该平台药店就已配货成功并向记者的手机发来带有快递公司名的物流订单号,在此购买期间同样没有任何药师要求记者提供处方。公开资料显示,该平台目前已获得同道共赢3亿元A轮融资。

  然后,在天猫医药馆上的国大药房旗舰店上,记者尝试购买处方药“达力士卡泊三醇软膏”。和1药网等不同的是,国大药房首先声明“95095只对药品作信息展示,不提供交易”,并且表示“该药为处方药、建议你去医院就诊或凭医生的处方到就近的药房选购。药品监管部门提示:如发现本网站有任何直接或变相销售处方药行为,请保留证据,拨打12331举报,举报查实给予奖励。”当记者注册后,需要先提供需求信息,然后等对方医师回才能通过,而且该平台也不提供在线支付交易,一切交易都实行货到付款。该平台后端审核要求提供处方,于是记者提供了一张2年前医生开出的过时药方,且该药方只上传了隐去页头医院LOGO和页脚医生签名、仅有一半截显示医生写出药品信息的处方片段。面对这样的一份“不完整处方”,很快该平台给记者打来电话,但只是问是不是定购了药品,审核就通过了,然后告诉记者货到付款。

  不过,在记者下载的几个App中,并非所有的平台都售处方药,也有平台坚决不碰“红线”。比如提供上门送药服务的手机App“快方送药”和九州通旗下的B2C医药电商平台“好药师”。“快方送药”号称复制京东模式,记者实际体验发现,该平台上搜不到任何的阿莫西林、氨磺必利片、氟哌噻吨美利曲辛片等处方药信息。在提交用药需求登记后,客服方面也是谨慎核实处方情况,要求用户拍照这张没有领过药的处方,将其上传后台经审核后方可下单购买。

  ●难掩的利益诱惑

  毫无疑问,互联网售药是一块大蛋糕,各路资本早就开始进入这个市场,但是,网售处方药被喊了多年一直没有进展。2014年5月,国家食药监局发布了《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拟允许互联网药品经营者凭处方销售处方药,这一政策至今未落地。

  自去年以来,医药O2O以火箭般的速度发展,好药师、叮当快药、送药360、快方送药……一时间涌现出了大量的医药O2O平台。参与争夺蛋糕的不仅有阿里、京东、一号店等巨头,还有一些深耕医药领域的传统药商。其中,京东联手新华制药的处方药销售体系已初具,已经开始做专业电子处方流转的探索,未来将会探索全程可追溯的药品。九州通等医药电商已经完成了处方药线上线下配送技术。

  根据易观发布的《中国医药电商市场专题报告2016》,预测2016年~2018年中国医药电商的市场规模将持续增长。在交易品类上,自营B2C和平台B2C均为OTC药品和医疗器械占的比重最大,以2015年自营B2C为例,分别占40.5%和38.8%。根据该报告,“处方药+电子处方+医保在线支付”将为下一个增长点,传统药业应扩展线上渠道。

  尽管医药电商发展趋势明显,但眼下面对医药O2O的违规行为,业内人士直呼,违法违规成本太低,让人担忧。

  江苏省某大型综合性医院外科主任医师宋医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处方药是进行特殊管制的药品,用药不当,很可能对人的身体造成极大伤害,甚至危及生命。这些平台虽有资质的医师在线问诊,但是缺乏最直观跟传统的面对面沟通,所开取的处方药对于病人来说存在服用隐患。

  “毕竟处方药不是食品,对病情的诊断也不是简单的互联网咨询这么简单。颠覆了传统医学的问、诊环节,只是单纯的买药方便,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OTC无可厚非,但处方药第一不能做广告宣传,平台销售更肯定违规。”对于医药O2O的违规,宋医生表示,这是一个新兴领域,监管未完善,许多公司浑水摸鱼,偷售处方药根源是一方面他们冒着风险在追逐利益;另一方面恐怕也是想争取药品的齐全为了留住用户。

  对于当前医药电商的规模有多大,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医药对于传统的销售目前都没有形成一个有影响的冲击,目前互联网售药只是一个很小的补充。尽管涌入这个具有300亿元市场规模的处方药市场的参与者众多,可在当前以药养医的大格局下,医药和电商平台双方利益如何分配始终是个大问题。”

  网售处方药违规问题的背后,业内人士称,其还存在客观原因,比如在现实操作中,药师和平台也无法判断处方的真实性、开方者的资格判定等难题,加之网上药店的业务范围可遍布全国,使得监管难度较大。

  张毅对记者分析称,互联网和传统经济的结合,如果是在其他不涉及国计民生的领域是无伤大碍的,但比如像在药品医疗、交通、金融领域,没有有效的监管则会出现大的问题。西方发达国家线上可以卖药,但是对于要求的资质和法律上规定的要求是一个都不能少的,他们的违法成本是比较高的,所以整体对应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总体来说,国外的管理总体比国内更有序。

  CIC灼识咨询创始合伙人侯绪超则指出,为什么处方药网上销售屡禁不止,其主要有三个原因:1、处方药相比于OTC药品利润比较丰厚;2、处方药凭处方购买的流程和规定不够清晰和严格,有机可乘;3、某些患者或者非患者求购药物或为成瘾性药物,其会无所不用其极地钻流程的漏洞购买处方药。

  ●专家:医药电商不能打擦边球

  目前医药O2O和医药电商一样,都属于网上售药,需要具备《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和《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以及《药品零售企业经营许可证》这三证,但即便是三证齐全,按目前的法规也不能网售处方药。

  去年8月1日,三家取得互联网第三方试点资格的平台(95095、八百方、1号店)曾被紧急叫停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被叫停后将只能提供药品信息展示,消费者选中需要的商品后将跳转到相应医药商的官方网站上完成交易。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赵占领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现在网上售药适用的法律法规主要是《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和《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互联网药品方面涉及两个资质:一是《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有这个证只能展示药品信息,不能下单购买;二是《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这里又包括四类:即A证、B证、C证以及A证基础上的试点资格。简单来说,就是A证只能做平台,不能直接面向消费者进行零售,B证只能做批发业务,C证只能做零售业务,但要求线下有实体零售药店。1月21日,国务院取消了互联网售药B证和C证审批,预计互联网医药的准入门槛将越来越低。

  “网售处方药现在还没有明确放开,但现在各家有很多规避的方法,规避方法包括代购的模式,或是只展示处方药的具体产品信息,但是不能下单,如果要下单的话,网站商家再和你人工打电话确认后通过在他系统内下单,但无论是通过哪种方式来规避,他们若都不需要处方,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赵占领直言,混乱背后主要还是和主管部门网售处方药的管理规定不完善有关。

  “代购,及采用通过客服打电话,通过人工的方式下单,到底算不算是网上销售处方药,那实际上不是非常好界定,可以说这类平台是在打法律和政策的擦边球,食药监局需要对这种打擦边球的形式做更明确的规定。目前,正是因为规定还不明确,所以,这类平台往往会通过规避和打擦边球的方式存在。”赵占领告诉记者,如果这些O2O企业连电话都没有打,而是直接把网售处方药换一种名目叫代售处方药,这是完全说不过去的。

  在赵占领看来,网售处方药到底是代购性质还是直接销售行为,关键要看商家是否是药品提供方,是否和消费者直接建立买卖关系。如果只是名目上叫代购,但实际上还是由商家来发货,那这就不是代购性质,而是和消费者有直接的买卖关系。

  赵占领指出,对于药品电商的未来,大的发展趋势应该不会改变,监管层鼓励发展药品电商的态度不会改变。今后,各种类型的医药电商也会根据政策变化进行业务模式调整,同时为了改变目前政策不明晰所带来的困惑,也建议监管部门尽快完善规则、明确规则,减少政策的不确定性给整个行业发展带来的不确定性。

  在他看来,网售处方药未来有可能进一步放开,至少有可能会区分单轨制和双轨制,比如说双轨制可以进行网售处方药,这样就有可能部分和完全解决这些问题,如果一直完全去禁止所有的处方药在网上销售,那其实这种乱象又是很难去根除的,除非是说监管部门监管力度比较大。

[责任编辑:赵刚]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