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CEO孙洁:高能的人生没有捷径

2017-02-13 16:15 来源:时尚芭莎  我有话说
2017-02-13 16:15:05来源:时尚芭莎作者:责任编辑:赵刚

携程CEO孙洁:高能的人生没有捷径

  年轻时一半时间攻克学位,一半时间拼命打工。成家后一半时间拓展事业,一半时间享受亲情。轻盈时,像高空飞行的鸟,双翼平衡鼓动;奋进时,又像高速飞行器的双螺旋发动机,高效发挥全部动能。能独自肩负责任,又永远以同理心帮助他人。孙洁永远在双线并行,获取双重价值——这是一个不让自己懈怠的女强人,尽管娇小玲珑,讲话都嗲嗲的,夹带沪语韵味和大量英文,却能分分秒秒缔造高能业绩,人生全方位成功!

  孙洁:携程旅行网CEO兼董事。出生于上海,就读于北大法学系,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商学院完成学业,在美国硅谷工作定居多年,有极其丰富的海外工作经验,2005年回国后历任携程CFO、COO,2016年底升任CEO。

  高能人生没有捷径

  在人生赢家的回忆里,第一个难以忘怀的画面就是励志的——13岁的住校女生在上海最好的操场上晨跑,风雨无阻。

  “每天早晨六点起来跑步,空着肚子去背英语单词,背完以后才能吃早餐。上海中学给我最大的受益之一就是:高效、勤奋、严谨、坚韧不拔。这让我受益终生。”

  事实上,孙洁本可以按照母亲的心愿考进格致中学,同样是重点学校,但离家近。但有一天,爷爷带她去参观上海中学,她立刻意识到:她要去这个漂亮、宽敞、大气的学校!要读,就读最好的学校!

  孙洁从小生活在黄浦区的鸽子笼老房子里,父亲是上海感光胶片厂的总经理,母亲是工程师。父母言传身教,每天起早摸黑的勤奋工作,给一对儿女留下深刻印象。“从小到大,父母给我的教诲就是要勤奋,要拼搏,要全力以赴。”

  但父母终归是心疼女儿的,见她执意要考住宿学校,再三问她准备好没有?填志愿时,左右为难的小姑娘都快哭了!爸爸妈妈才说,有情绪,反而考不好,还是听她的吧。就这样,孙洁考上了心仪的中学,每个周末回家,返校前的那顿晚饭,吃着吃着就要哭出来,因为不习惯离家独自生活,因为留恋家里的温暖。

  哭归哭,学霸仍是学霸。那个年代,高中毕业的上海学生大都不愿考外地大学。孙洁的表哥表姐读的都是复旦,所以她从小也想去复旦。“但真要考大学了,我又觉得,应该离开自己的家园,出去闯一闯,就选择了北大。北大录取率很低,每年至多招十几个沪籍学生。法学院当年在上海只招了我一个人。读到大二,我就到美国去读书了。”

  去美国留学并非是孙洁计划中的事。那个年代,机会不多。在她大二时,有一位Little教授来北京,要挑一个中国孩子去美国参加法学院暑期班。这一个人,就是她。学期结束,名列前茅的,还是她。Little教授就问她愿不愿意留美攻读学位,她就选择了商学院——再一次,坚定选择了最好的教育机会。

  除了继续当学霸,别的任何事都无法阻挡她:爸妈那时候工资才100元人民币,满打满算15美金,怎么可能向他们伸手?没有钱,没有办法租房,没有生活费……这些琐事,她都可以通过勤勉自律来解决——每天早晨六点钟就骑自行车出门,骑5到7公里到学校,保证自己能在7点钟的第一堂课上抢到第一排座位。上午的课程到12点结束,下午1点到6点她就去打工,周一到周四,总共20个小时。周五和周六是从中午11点打到晚上11点。“要这样子,才能够赚出一个学期的学费。幸亏那个时候有双休日,我还有星期天用来学习。”

   就是这样,也一直强势地出现在商学院每年成绩榜的榜首位置,从未改变。

  高能的人生让她早早就习惯双线并行的人生,高度自律,因而高效。这样的时间表,后来也曾出现过,甚至强度更高——最早加入携程时,她身为CFO,不单要帮携程建立更高效的报表制度,更多是要让全球了解这个品牌。

  她做路演的行程安排如下:从上海飞美国第一个城市旧金山,8点钟到,马上做路演。当天晚上七八点坐飞机到第二个城市波士顿,再做一天路演,再飞第三个城市纽约。也就是说,周一出发,周二、周三夜里都睡在飞机上,周四才第一次住酒店,睡一晚就飞回中国。对体力的消耗很大,非常辛苦,但在公司始创阶段,每次路演都是这样的行程。

  “可能是年轻时吃了很多苦,就养成了全力以赴去取得最好成绩的心态。”

  有爱的管理,源于感恩

  路越走越远,等她当母亲了,才知道父母肯定是在心里忍,很舍不得女儿,但还是很支持她,“我觉得他们挺了不起的。”她没有说自己也挺了不起的。少年时就习惯了风雨无阻的独立学习和生活,但没有因此变得孤傲或疏离,恰恰相反,让她格外珍惜父母的爱,格外感恩他人给予的帮助。

  初中就离家,让她成为很重友谊、很重感情的一个人。从中学到大学,她一直是拿奖学金的:“有一位叔平老人在上海中学设立了优秀学生奖学金,每个学期我们都会跟他见面,汇报学业进展。后来到北大读书,也受益于奖学金机制。

  在美国留学时,生活艰难,从暑期班开始到进商学院的那一年,鲍德温教授夫妇让我住在他们家,把我当女儿一样。我跟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我一直记得:中国人的教育就是父母对你好,你要孝敬他们,所以我就跟他们讲:等你们老了我会照顾你们,夫人却说:你不需要照顾我们,但是等你遇到像你这样的勤奋而需要帮助的学生,你就要帮助他们。他们的心胸非常宽广。”

  圣诞节对鲍德温夫妇来说很重要,孙洁会跟他们一起布置圣诞树。她问他们:好的基督徒是什么样的?他们说,这是一个好问题,首先要相信上帝爱你所以你要爱自己,其次要像爱自己一样去爱他人。“我真的很感动。我那时穷得要命,但心里却树立了一个梦想——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希望自己也能够设立一个奖学金,帮助孩子们。”

  这种感恩的能力和愿望,也是年轻时得到、受益终身的教养。身为企业高管,她在管理时,显然将这种感恩心态付诸实际。她是基督徒,相信人必须热爱生命、热爱生活。“当你热爱你的生命,你才能把这种爱传播给旁边的人,对每个人都显现出你的爱。你必须很真诚,不管是对客户、合作伙伴、扫地阿姨……都要为他们着想。让他们感到跟你在一起是充满爱的,这个世界充满爱。这样对人的平等,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出来的。”

  “员工都很愿意跟我说知心话,委屈啊、高兴啊,他们都愿意跟我分享。设立指标是很明确的,你跟我讨价还价也没有用,但在工作之外,我希望成为大家的好朋友。”她花了很多时间去了解团队中的每一个人,知道各自的优缺点,所谓管理,就是要把每个人的强项发挥到极致,把每个人放在最合适的位置,给他发展。

  “我可能是受到了鲍德温夫人的影响,我不批评员工,他们没把事情做好,别的老板可就劈头盖脑骂一顿,我会说:你花了很多功夫,我都能看见,但如果你能够有更好的改进,就会做得更好。我们一起努力: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支持你?所以,我带的团队士气很旺,我不希望员工进公司时垂头丧气,而是应该毫无畏惧往前冲。我喜欢鼓励大家。”

  CEO的气质会影响整个企业,在孙洁柔中带强、充满基督教式仁爱的管理风格下,携程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高效、有爱的集体。她最喜欢讲电梯间的小故事——大老板James常常挤不进电梯,不得不走楼梯,不会有员工“理所当然”地让领导先行——这最能证明这家公司没有森严的氛围,而是在扁平的人际关系中创导开拓。

  “我们始终有小公司的纯正和激情,也有大公司的严谨和专注。我是女性leader,可能更能表达出对社会的爱,对员工的爱,对客户的爱;但我本身是CFO出身,从小学财务,很理性的,你可以说,我自带balance!更重要的是,女性更有同理心,这对leader来说很重要。比如说:一个女孩子跑到领导办公室哭一场,很多男孩子是不能理解的,他要吓死掉的,没法弄。但我就能够掌握,随便什么人,我都能理解,都能支持,都能lead。”

  全方位发挥温柔又强悍的领导力

  孙洁初到携程时,公司人少,市值小,财务报表体系都是人工的,很少分析师愿意研究携程。仅在十年间,人员扩充10倍左右,市值增长50倍左右。这一路,孙洁全程跟进,她的title也经历了三级跳。“用努力自我学习的本能,就能不断成长。”

  做CFO的那几年更多专注于专业层面,管理财务团队、法务等事务,并帮助携程建立海外形象。做COO的那几年,什么都管,从前台到快递,甚至客人抗议……很杂,反正出了事她都要管。“职责越来越多,队伍越来越大,你一定要让自己的心胸也很大,不断学习。对接触的各种各样的人,你要能用不同的方法去应对。每个团队都不一样,财务团队很理性很认真;技术团队不大跟你交流,但很聪明;营销团队就是要斗志昂扬,天天要打鸡血,冲锋陷阵……管理的幅度和方法完全是不一样的。”

  三级跳的最后一跳,和携程创始人、董事长James有关——那是一位15岁就念大学、29岁做携程、做了6年CEO后放下一切静心读PHD的奇人。“当公司有些事情没人管时,我就都管掉,后来慢慢地,董事会觉得我可以承担更大的责任,就正式授命于我。”但归根结底,是和她素来的工作态度有关,和习惯了奋进有关,“我总是在没有给我任务之前,就超前一步把这些事情做掉了。”

  James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对未来有非常精准的分析和判断,新CEO孙洁当然要把这个优秀公司再往前带一步,让携程在国际化道路上尽快晋级,发挥她在硅谷多年的经验。“自己在海外的经验,对世界各国文化的理解,尤其是对美国文化的理解,还有在商业界的工作经验,都是我能够带给公司的。”

  仔细琢磨她的话,会发现,她始终有一种发自本能的责任感,是在帮助一群人实现梦想。事实上,她和丈夫在海外生活时已完成了打拼的初级目标,财务早已自由,从CFO到CEO的这一路几乎没有财务方面的动因,她只是想全力以赴完成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实现自我的最高价值。

  这责任心,或许因为从小就是姐姐,要照顾弟弟,父母教导她,不仅要自己好,还要把弟弟带好。外在的娇小,从来都不代表她的内心柔弱,我们甚至不能想象她受到挫折、陷入低谷的状态,因为高效自律,她早已提前阻止了沮丧的可能。她就是那种挑大梁的女人。

  有一次,公司团队赴日公差,要拜访一家日本公司。时任CFO的孙洁是第三个走进会议室的,第一个是梁建章,第二个是范敏,对方一看,以为她是前两位的秘书,没有和她握手,转身离去。直到大家落座,一介绍,发现她竟是CFO,日方人员连声鞠躬道歉。她总是笑着讲这个故事,然后讲出世间最大的误解之一:“的确容易有这种误会,人们觉得你是公司的高层,你就应该志高气昂,给人一种领导的即视感。我觉得没必要,内心真正强大的人,不需要用一种外在的、肤浅的东西来掩盖自己。

  世人总觉得能干的人要斩钉截铁,像男的一样。你比较娇小,比较弱,你就是应该待在家里。我一直不认同,我觉得:只要内心足够强大,能力足够强,她作为一个女性领导就会有温柔的力量,这个可能是更powerful的领导力。女性领导人真的没必要把自己装成像男的一样。”

  对待家庭也要像对待事业一样全力以赴

  只有一方面的成功,并不能被称为人生赢家。当孙洁和丈夫参加马拉松大赛,风雨无阻,肩并肩跑完全程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她在另一方面也是完美的。

  家庭对她来说非常重要。记忆里,父亲帮她扛箱子的模样像一个完美的长镜头,诠释了她一生对爱、责任、包容的理解。“那时候要坐50路返校,在老沪闵路,商州路还没开通,要走很长一段路;那时候家里也没有私车,我爸爸就把很大的箱子扛在肩膀上,好几公里,帮我扛到宿舍……”

  后来,她在美国成家立业,丈夫也是极有眼光、极有担当的男人。他们两人都热衷于选择高速增长的行业。“我们结婚第二年,John就加入了雅虎,雅虎就IPO。他很喜欢去创业团队,我觉得探索是男孩子的天性。后来又加入了阿里巴巴,虽然老大才刚出生两个月,但我还是很支持他,男人就是要做事业的。他也两面跑,又顾家又顾事业。” 

  再后来,第二个孩子出生了,她于2005年加入携程,回国工作,理由是:“当时美国的GDP成长是1%—2%,中国是8%—9%,那么快的成长缺乏的是人才,你只要聪明和勤奋就会有很多机会在你面前。我在美国好好工作,慢慢也会做到CFO、CEO,但时间成本很高。所以我先看的,是哪个国家最有机会。”机会是给所有人的,但勤勉的人更有优势。

  她做CFO就很拼命,每天晚上忙到凌晨一两点,早晨六点就起床,还有那些马不停蹄的路演……“John也说,不用那么努力,甚至可以不用工作,因为我们早就财务自由了。我一直很热爱自己的工作,尤其是有了女儿以后,我更加觉得:妈妈是孩子最好的榜样,”父母当年的言传身教,她愿意复制给自己的下一代,秘诀也早已掌握:“要把家庭像事业一样去经营。”“回想起来,鲍德温夫人也给我树立了榜样:她本来是心理学和教育的双博士,60岁突然去考法学院,考出来就做律师,现在80多了还是律师!我们都相信未来的一代需要正面、积极的榜样。我的两个孩子都觉得妈妈一定是要去工作的,这让我很欣慰。”

  甚至在夫妻之间,工作也是永恒的共同话题。只有旗鼓相当的伙伴,才有深层对话的可能。他们两人既有专业层面的互动,也有性别和性格所能带来的最大程度的互补。

  “John喜欢投创业公司,有时候也会问问我:觉得新投的公司会怎样?我会跟他一起分析。而我在公司也有一些情绪,员工受委屈了都会想到我,跟我诉苦,我就会帮他们减压。有时候员工跟我谈半小时,可能整整半年都充满干劲……但是他们的苦恼,我没办法再传递给别人。”

  “压力很大时,我就去跑个马拉松好了!实在不行,我就跟我先生讲,碰到了什么问题……他的开解往往让我豁然开朗。问题被他简化后,我就能一下子卸掉所有包袱。”

  可见,仁爱的人,要有足够宽阔的胸怀去消化世间他人的负能量;最好再有一双善解人意的耳朵,一个有力的怀抱,让付出爱的人得到被爱的补偿。这样的正能量平衡循环,人生当然全方位胜出!

[责任编辑:赵刚]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